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便民服务 >

多个城市改进便民服务:便民小修摊,不说“再见”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9-04-15
导读: 多个城市改进便民服务,引导小修摊进社区—— 便民小修摊,不说“再见” 修车摊、修鞋摊、换锁摊……便民小修

原标题:多个城市改进便民服务:便民小修摊,不说“再见”

  多个城市改进便民服务,引导小修摊进社区——

  便民小修摊,不说“再见”

  修车摊、修鞋摊、换锁摊……便民小修摊看似不起眼,却在城市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。

  如今,随着城市建设的推进和道路交通管理的加强,不少街头巷尾的小修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。留下还是离开?在哪儿摆摊?今后怎么发展?便民小修摊成为城市管理的新课题。

  生意不大,作用不小

  “每天也没啥事,就是打打气,补补胎。”64岁的白建和师傅是北京人,从上世纪80年代底就摆起了修车摊。“我一直干这个,原来在马路边上干,后来马路边上不让干了,20年前就挪到这儿了。”

  现在白建和的摊位固定在了团结湖中路北社区西门门口处,门房的墙壁旁立了两个大铁箱,绿色的箱皮外用红漆写了大大的“修车”二字。“现在有了共享单车,修车的人也不多了,还有一部分老年人他们不会骑共享单车,再就是轮椅和快递车,他们胎漏了走不了,也会过来。”他说。

  住在白师傅修车摊所在小区的姚先生表示,即使有共享单车,有的人还是会骑自己的自行车,打个气、补个胎什么的很方便。姚先生告诉笔者,自己在这个小区里住了30多年了。他认为,小修摊虽然不起眼,但能给居民生活带来很多便利。

  在清华大学西区附近,有一家20多年的配锁小店,今年29岁的小卜在7年前接手了这家店,墙上还挂着一排排未打磨过的钥匙毛坯,最前面的玻璃柜里面摆放着各种与锁匙有关的器械。“2007年我从承德到北京,开始和师傅学习修锁配钥匙,学徒三年。2011年底,原本在这个店的老师傅想退休了,师傅就把我介绍到了这儿。”如今,小卜一般会坐在玻璃柜后面低头看看手机,有顾客时,就转身从墙上取下几个钥匙坯仔细比对,不到三两分钟,钥匙就配好了。

  据了解,目前北京、天津等大城市的路边小修摊数量已有明显减少,部分“历史悠久”的小修摊在获得许可后从路边搬至社区内部。在多数居民看来,小修摊的存在很有必要。“居家生活会有好多突出的小状况。比如衣服拉链坏了、皮带需要打孔、孩子的篮球没气了、鞋跟垫片掉了,都不是什么大事,犯不着专门跑远处去修,但自己又弄不好、影响生活,这时候社区附近的小修摊就派上用场了。”北京朝阳区红庙地区姜女士很有感触。

  规范+升级,小修摊进社区

  便民小修摊减少,一个因素是合适的地方难找。

  过去,小修摊多数摆在道路两侧,为了吸引客人,有时还会摆在人流量大的十字路口边上、地铁出口附近。这在一定程度上,对道路交通造成了影响。“这些摊如果随便摆,确实感觉会有一点突兀。但如果因此取缔了,大家生活也不方便。最好是政府统一管理,然后建设一些专门的摊点供摆摊的人用就更好了,既能便利居民生活,也不会影响市容面貌。”谈及小修摊,南京居民郭宇这样说。在海南工作的侯先生也表示,日常生活离不开这些小修摊,但是现在有的摊主摆摊的位置确实不讲究,如能进一步加以规范最好。

  便民小修摊摆在哪儿?

  北京市尝试升级小修摊,引导其进社区。殷金凤工作室是北京市首个以社区工作者命名的工作室,在老旧小区对接社区公共资源方面,工作室把拆违清退后的300平方米自行车棚,打造成社区的便捷服务综合中心,大到蔬菜生鲜、老年饭桌、家政服务,小到配钥匙、找裁缝,工作室将居民的各类需求逐一落实,并且立下规矩:“房子不要钱,服务商得让利百姓。”这里的各项便民服务价格要比外面低10%。这意味着,传统意义上“单打独斗”的小修摊深度融入社区服务体系之中。

  除了北京之外,近年来,全国各地都在努力改进便民服务,各种小修摊的规范程度也得到了提高。例如,上海通过划分区域分类管理,改造设置了一批临时设摊集中疏导点,将小修小补服务纳入了社区生活服务中心;杭州提升改造300余个便民服务点,通过对服务时间、内容、地点的规定,使小修摊等便民服务点走上了规范有序的轨道;郑州积极建立“一站式”便民服务中心,将各种小修摊都搬入了室内,并给于较低的租金;天津市杨柳青镇政府则免费提供场地,首批26个便民修车修鞋铺都已建成并投入使用,经营者的场地成本大大减少,市民们也得到很大便利。

  城市生活的润滑剂

  家电维修、自行车维修、缝纫裁剪、修鞋修拉链……很多看似不起眼的生活细节,一旦卡了“壳”,离不开相应服务者的跟进。

便民服务